您现在的位置: 海安中学>> 经典诵读>>正文内容

经典诵读

诗文朗诵家长代表发言

海安高级中学“我的中国梦——诵读经典,传承文明”

诗文朗诵家长代表发言

品读经典

人与经典的关系,且腾出一杯茶的时间,静默、深思。

被米兰昆德拉极为推崇的捷克文学之王赫拉巴尔在其作《过于喧嚣的孤独》中塑造个废品处理站的老头汉嘉。在那个阴暗的地下工作室里每天有数以万计的名著经典被丢弃,汉嘉的工作就是将它们压缩打包。扮演的不过是个“名作入殓师”的工作。

“当我读到一本好书,不是狼吐虎咽,而是像喝小盅的烈酒,让灵魂颤栗不已。”品读一本真正的经典正是如此,像是不能摆脱的吗啡让人心甘情愿地不能自拔,而在其中你看到自己的灵魂饱满地可以挤出汁液。

经典是一则又一则隐喻,揭开你的疮疤,拭去你的泪痕。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里特雷莎与男人的相遇在于她带了一本《安娜卡列尼娜》,在整个空洞的感情里只有那一本书是实实在在的,他们彼此搭建出来的“圣篮飘脚下的主赐的女人”与“谜面一样的男人”在谎言揭穿之后发现也许彼此爱上的只是一个爱读经典的人。

这个故事残酷而又荒诞,在此刻经典沦为人的伪饰,由是沦为废纸。漂亮的羊皮封面,柔软的淡黄纸张,飞扬飘逸的斜体印刷,包装的不是经典,而伪装着品读经典的俗人。

真正的品读应像老头汉嘉。脏乱的地下室,污水横溢,虫蝇苟且,阴暗湿冷。但他坐在打包机旁抚拭皱巴的封面,为遥远国度里故事嗫嚅着祈祷。经典于他不是外衣,而是值得品味珍藏的烈酒。

然后汉嘉最后因无人品读经典而绝望自杀。这个时代最大的讽刺性在于每个人都知道经典之重要,却沉湎于低俗小说,每个大师读嘶吼着重振读书之风却无人应和。这是一个品读经典的式微年代。

如今的社会把品读经典的作为伪饰已不足悲叹,连品读经典的架式都懒得摆才是最大的悲剧。如果一个人说起新近读的书,就会被人指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装腔作势,这样的品读经典便成了一个人的孤独旅程,品读得一嘴的苦涩与无奈,像独自起舞的疯子,围观的是一群灵魂干瘪自作聪明的傻子。

经典,大师待之如甘霖,世人弃之如草履,在这样错乱浮夸的时代里,谁如汉嘉仍在坚守品读经典的阵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