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海安中学>> 学生园地>> 校园文学>>正文内容

校园文学

[春晖] 斯人已逝,梧桐依旧

晚霞把日子烧成深紫色,风筝牵引着我的思绪。我于是紧紧拉着对《漱玉词》的思念,让风酿造醇厚的追忆。


 


还记得那夕阳斜照的西亭,在那里沉淀着易安年少时的梦幻天堂,在那里,她尝过一回醉酒的滋味,做过一回花的宿主。


 


然而昨夜风疏雨骤,一时间,她由一枝饱满的香水百合变成了一朵残败的寂寞海棠,寻寻觅觅,却又冷冷清清。


 


“素月寂孤舟,只影随水流,家园破,一盏残酒,酒淡怎敌晚风疾,梧桐雨,点点愁。”


 


“晚来独登楼,恨字锁眉头,黄花瘦,雁声断秋,一溪落花漫汀州,流离苦,几时休。”


 


一方残阳斜铺成诗笺,她执笔挥泪点血,每一笔都酝酿了她重重叠叠的愁绪,流露她静坐窗前的忧郁。她在深紫色的霞光中翩翩起舞,舞出人生的反反复复,夕晖的往往匆匆,岁月的枯枯荣荣。


 


多少次,她送夫千里;多少次,她欲说还休。花自飘零水自流的黯然神伤,有谁会知?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的相思闲愁,有谁体会?载不动的许多愁,有谁分担?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,怎能不欲语泪先流?流水,应念我,终日凝眸,凝眸处,从今又添一段新愁。日复一日,彻骨悲凉,四顾无人,只能顾影自怜。


 


相聚,在她的心中是最美丽;分别,在她的词中绝美得无双,连同那绵绵恨意,也绽开绝世的忧郁之花。


 


易安,虽然有着撕肝裂胆的痛,欲语泪先流的若,可她仍像她所钟爱的梅花一样,坚贞不屈,高洁孤傲地活着,用自己的眼泪酿酒,以极高的艺术天赋,将这漫天无愁绪抽丝剥茧,细细地纺织,化愁为美,吟出婉约的绝唱。


 


清照,不仅是一位柔情好,更是一位豪爽文人。


 


“千古风流入咏楼,江山留与后人愁。水通南国三千里,气压江城十四州”这是何等气魄,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 这又是何等壮心。


 


坚强的清照,面对茫茫人世,在低沉倾诉,在热情呼喊,在顽强抗争。她虽是女儿身,却有凌云志,她俯视巾帼,压倒须眉。


 


李清照,是女子,亦是儿男;是婉约的,亦是豪放的;是“柔肠一寸愁千缕”,亦是“九万里风鹏正举”,是明诚倍加疼爱的李清照,亦是项己也当仰读的李清照。


 


她用不屈的精神维护了一个女性的尊严,轻轻一甩衣袖,在梧桐雨中,翩翩起舞,含着高贵的尊严,如云似梦的身影被笼罩。


 


夜,静谧,蜇伏的思想平淡地敲开心灵的门扉,沉淀在依旧的梧桐雨中,眼前浮现易安在深紫色中起舞的身影——斯人已逝,梧桐依旧。